第102章 樱兰高校真人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于亮答应一声,命令小弟们在外面等着,跟着道士就进了正殿旁边的一个偏房里,屋里简陋光线昏暗,中年道士坐在了炕沿上,拿出一副谈生意的口吻道:“说说吧,你于大公子这回准备开出个什么价码?”

“要是所有老师都看中了我,我该怎么办,哎呦,好头痛,不知道该怎么选择了。”王宝乐心底陶然着,昂首挺胸,只是他等了半天,看到就连杜敏也都被喊走,身边的数百学子,此刻只剩约莫八成的样子,他有些懵了。

小家伙说的理直气壮,话音落地的刹那,整个办公室里一片死寂,付国斌和冯佳慧全是一脸惊讶的表情,看着沈曼,又看向林昆,再看向沈曼……

于亮一听林昆亲昵的喊冯佳慧‘佳慧’,心里的醋意一下子就翻滚了起来,挥起巴掌冲着林昆就要打下来,结果林昆眼神冷冷的冲他一瞪,他马上就像是如遭雷击一样停顿住了,浑身上下不由的大了个寒颤,咽了口唾沫冲手下的小弟道:“把……把他给我带走!”

“那我很荣幸,能你这样的大美女欺骗,你欺骗我,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……”

一群小弟嚷嚷着。林昆根本不放在心上,嘴角一直挂着一抹轻佻的笑意,深吸一口气,吐出个大烟圈,淡淡的冲阿狗问道:“哥们儿,你追我这么远,目的?”

他一个中港市市中心的警察局局长,在普通市民眼里官不小,可真正在那些大人物的面前,还不就是一个芝麻粒大小的屁,根本入不了法眼。

“MD,臭娘们!干她!”一声怒吼,余下的七个西域扒手,挥着匕首就向沈曼招呼了过来,寒气逼人的匕刃划在空气中,顿时荡漾开一片凛冽的杀气,笼罩向沈曼。

林昆站起来走出房间,正好对面屋的冯远志也从房间里出来,冯远志穿着一件白色的背心,脸上一副说不出的无奈表情,见到林昆后露出笑脸,道:“怎么样小林,昨天晚上睡的好么?”

“老婆,我们一起洗么?”林昆气死人不偿命的道,嘴角一抹轻佻的微笑。“你……”林昆简直要被气的崩溃了,她现在真有一股恨不得把眼前这个臭流氓千刀万剐的冲动。

孙天穹看向李照龙,笑着说:“李照龙,我们多年的老交情了,今天我来只是想请你给个面子,浪人酒吧的事你就不要过问了。”

而现在,主君又提起旧事,尤五娘身子微微一颤,就觉得后背一阵发凉,腿更是一软,若不是跪坐着,怕又要噗通跪下来。

这时,包间的外面突然一阵的骚乱,隐约的一片紧张的声音传来——“散开,都散开,警察办案!”

“尊者!!尊者!!”“您要的人,不久前前被小女推翻,沦为阶下囚后又被关押在地牢之中与一名小乞丐共处数夜,纵然她国色天香为世间少有的绝色之魁,但她也已经沦为了最下贱最肮脏之女,而且事实也证明了她除了拥有几分令人垂涎的姿色外,别无他处。”白发陆城主说道。

林昆叼着半截烟卷,抱着两个胳膊摩擦着,眼神左顾右盼的想看个究竟,可这周围除了漆黑就是漆黑,啥玩意儿也没有,他刚觉得没意思要回到上面,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‘吱嘎’的开门声,紧跟着‘砰’的一声,好像丢出了什么东西。

小孩子的心都够大,澄澄和苏有朋一起安慰了一会儿之后,小孙洋的情绪明显好多了,三个孩子聚在一起还是有说有笑的到处玩着,孙志的情绪却一直都不怎么好,整个下午都不怎么说话,林昆递给他烟他也不接,李春生和他说话他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,显然是生气了,生气林昆和李春生刚才没有帮他……



“我是第一个?”祝明朗苦笑道。剑滑过,女武神身轻如燕的掠过,祝明朗的脖子上立刻多出了一抹血痕。祝明朗一动也不动,等待着自己的脑袋滚落在地上。但那不过就是浅浅的一道痕,破了一些皮。

王吉在本地也有亲眷,本来此来,就想和这位小国主打声招呼,让小国主对自己亲眷多多照看。但现在,王吉却心中只剩冷笑,农蛮就是农蛮,上不了台面,不过走了狗运罢了!

林昆有些惊讶的回过头,就见林昆正朝他走过来,他也不知道为何紧张似的,赶紧从躺椅上坐了起来,咧嘴笑道:“老婆,你怎么没睡?”

胖男斜眼的瞥了林昆和李春生一眼,脸上尽是不屑、嚣张的表情,又往地上啐了一口,骂骂咧咧道:“孬!”转身很是得意的走了,不远处有三个膀大腰圆的壮汉在那边吹起了口哨,冲他叫喊道:“大哥,你真牛啊!”

沈曼了解完了儿童拐骗案的最新情报后,就匆匆的返回了审讯室,才刚刚过了十几分钟,按说这么短的时间内是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的,哪知她刚站在审讯室的门口准备敲门,就听到里面传来痛彻心扉的嚎叫……

此刻,窗外的夜色尤其的繁华,市中心的一家高档餐厅里,许多穿戴时尚有品位的人们,正坐在里面慢条斯文的享受着晚餐,章小雅也坐在里面,她选了一个靠窗的座位,眼前放了一盘简单的意大利面,和一份水果沙拉,可别小瞧了这两样东西,价格远超它们本身的价值数十倍。

对于未知的危险,总会令人产生异样的恐惧,饶是咱们林大兵王平时一身是胆,此时也抵不住那未知的恐惧对心理带来的压力,重要的因素还有场景在内,如果是在陆地上,他肯定什么也不怕,但现在是在水底。

整个典礼,简单却又隆重,就这样落下了帷幕。陆宁也得以观察了黑海行省诸大员一番。除了小德子和小时候曾经教过他拳脚的杨延昭,其余几人,都是第一次见。可能远远的金銮殿上,点状元或者接见地方官员见过他们,但近距离接触,是第一次。

旅游区的所有东西不管好坏,全都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价格贵的离谱,不过咱们林大兵王现在是有钱人,包里成沓的现金背着呢,才不会在乎这点小钱,从酒店的大院里出来,正好遇见了冯佳慧和韩心,这两个姑娘刚从街上回来,买了不少的纪念品,林昆现在一看到韩心就满怀期待,想到今天晚上的约会,他那颗久不经风雨润泽的心马上砰乱起来。

嘟嘟嘟......“恨竹,大晚上的不睡觉,说什么你小爷爷出事了,你这是在咒我们孙家么,你小爷爷好端端的,也要被你咒死了。”

刚过午夜,林昆的生日了,林昆躺在三楼阁楼的大床上,手里握着手机,手机的屏幕上显示着一行字——生日快乐,抬起眼神就是漫天琉璃的星光,月光冷冷的洒下,落在他线条刚毅的脸颊上,他犹豫着……

另外,对于此事正坐在大办公室里的楚相国来说,这件事也绝对没完,他打电话叫进来了秦雪,问道:“小秦啊,小林和澄澄的事怎么样了?”

姜峰不吭声,周围也没人敢轻易开口的,过了几秒钟,他对身旁的秘书道:“去把审讯室的监控调出来。”

“妈妈,我考100分了,有没有奖励呀?”“当然有了,澄澄想要什么奖励?”

铁笼子里,陈汉满身是伤,正躺在干草上呻吟,今日王林玕提审他,下手可没留情。牢头在旁谄笑,他手里举着火把,令牢内稍有光亮。“咦,看你有些面熟?”陆宁打量着牢头身后挂着一大串钥匙的狱卒,那是个弱冠年轻人,看起来有些瘦弱,他一直低着头,好似在躲避自己的目光。但陆宁这么一问,牢头忙把火把举到年轻人身侧,赔笑道:“东海公第下,他也是从北方来的,叫王盛,是北方流来的人犯,他很机灵,又身体虚弱,所以,杜宝库就把他发到小的手下服役。”又喝令那狱卒,“还不抬头给第下看?!”

澄澄突然哇的哭了起来,冲冯佳慧哭着道:“冯老师,水里有水怪,我爸爸他……”